穹黛

蚊帐里的死猪肉

夜晚有几只花蚊子在我耳边嗡鸣,痒,终是用被子蒙住了头。最后竟被吵醒,汗湿的热与烦躁让我打了盏小灯找哪些"罪魁祸首"。在睡梦中自欺欺人地怀疑自己耳鸣,但三只伏在帐上随时等待饮血的漆黑蚊子却一巴掌扇醒了我。
倘若早点开灯看一看,便不会咬了一身的包。睡前也因着惰性没放下蚊帐,隐隐地知道帐内有蚊虫,不想像块死猪肉一样任它们叮咬,以为它们尝了点血便知足着散了。哪知蚊子寄居在头发上,吸血鬼般不知疲倦地索取,我依然是一块死猪肉。
罢了,觉也睡不着了,因为对过床铺的人也开始在梦中不安分地驱赶着耳边的嗡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