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黛

转自空间

安静看完别说话:


某天放学某某某离开教室的时候路过你却没有和你打招呼,

你怅然若失的坐在课桌前想了好久,思忖着自己是否哪里得罪了他.


某天年级里有个男生隔着人群老远的冲你眨了眨眼,

你受宠若惊的想着"或许是他喜欢着自己呢",

打开人人主页恰好看到他的来访,

便更加确定了"对他是喜欢着我"的事实.

之后每次见到他都会竭力表现出最好的自己,甚至连后背都会挺得比平常更加笔直.


某个周一你看到闺蜜跟一个你不认识的男孩子手牵手一起回家,

"难道是自己和她的关系还不够好么?怎么连交了男朋友都不告诉我"你这样想着,

之后觉得她对自己越发冷淡,竟然从未和自己分享过任何秘密.


某次数学课你在黑板上写的答案错得离谱,

你走下讲台之后面红耳赤,

低着头暗暗看周围同学的表情,

似乎全世界的人都在嘲笑自己.



那天你把刘海梳了上去,

走到哪里都觉得别人在看你在议论你.

有个同学对你说"你这是自毁形象".

你笑了笑没说话,

但是回家之后在镜子前照了好久,

想着"为什么没有刘海的自己会这么丑."


你真讨厌自己的敏感,

书里描写的女孩子就像阳光,心无城府,

通透得像玻璃手钏一样一眼就望到底.

而你的心思却细细密密曲折蜿蜒,

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早就天翻地覆.


你常常坐在书桌前看着书本走神,

满脑子都是今天和谁谁谁说话可能得罪了他,

今天谁谁谁没交作业你没有包庇他他可能记恨了你.


这些乱七八糟的小心思就像杂草在你心里生了根,

你真希望自己你能活得洒脱一些.


某天早晨妈妈追在你身后让你吃个鸡蛋再去上学,

你硬生生的甩开她的手说"不要你管."


有个男生对你特别好,看到了好的辅导书会趁你不在偷偷放进你的抽屉里,主动找你给你讲题,出现在你出现的每一个地方里.

但是你对他说"能不能离我远点?我讨厌你."


那天你跟同班的男生开玩笑说"你的字写的好丑哦像蚂蚁爬."

他只说了句"对哦是有点丑"就别开了视线.


有一天你看到最好的朋友眼睛红红,

在你询问她之后她只是说因为昨晚没睡好.

然后你继续兴高采烈地和她讨论起刚刚结束的期中考,

她一直冲你笑,不说话.


还有一天姥姥给你一件毛衣,

你问她"这么土的颜色你让我怎么穿,都什么年代了还穿这种毛衣?"

她只是对你说"不喜欢就别穿吧."

之后便继续回到厨房洗洗涮涮.


你以为你做的这些不过是最琐碎的小事,

你以为你对他们说过的这些话只不过是飘散在空气中的风.


你不知道当你恶狠狠躲开妈妈的手夺门而出之后,

妈妈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垂着脑袋,

一面恨着你对她不礼貌的态度,

一面又想着你没吃早饭会饿坏了自己.


你不知道当你用恶毒的话语拒绝了那个善良的男孩子之后,

那个男生在家里看着你微信的朋友圈人人的主页想了很久,

他认为自己在你眼中卑微如尘埃连朋友都做不成.


你只知道你嘲笑了别人的字迹,

却不知道那个人一直极度自卑,

因为他受过严重的伤的右手不能如常地使用.


你以为朋友真的只是因为没睡好所以眼睛发红,

却不知道她期中考试失利一个人在厕所里哭了一个中午,

她为了迎合你的情绪一直听你谈论着考试成绩.


你只知道评价那件毛衣的花纹颜色,

却不知道那是姥姥熬了多少个夜晚一针一针织出来的心血.

你以为她收回那件毛衣之后就直接塞进了箱底,

却不知道她又把那件毛衣拆开,

重新为你绣着鱼鳞纹.


你不知道那个在人群中微笑的男孩只是和身边的女生说话不经意间望见了你,

你不知道那个回家却没有和你说再见的人只是没有注意到你,

你不知道那个和闺蜜一起回家的男孩只是她的表哥,

你不知道说你发型毁形象的女孩子只是和你开着玩笑.


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

却胡思乱想着把所有的事都想到了最坏的地步.


其实你在别人眼中心中一点都不重要,

你换不换发型,

板书写的对不对,

都没有人会在乎.

但你却自作多情的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在注视着你,

随着你的变化而变化.



你有时候想的那么多,

有时候却又想的那么少.


就在这一多一少之间伤害了自己最亲近的人,

疏远了原本亲密的朋友.


你感到好像身体里住着两个自己,

其中的一个自己敏感多疑,

对别人的一个眼神一个语气都要仔细的揣摩;

而另一个自己却又粗枝大叶,

说话口无遮拦,

丝毫不在意别人的情绪.


等你终于明白那个粗神经的你伤害了别人之后,

你这才发觉那个被你拒绝的男孩后来再也没有和你说过一句话,

那个被你笑话字写得丑的男孩再也没有让他的笔迹出现在你眼前,

到这时你才明白,

原来很多事就是在这一多一少之间变了质.


你曾经在一个连话都不曾说过的男生面前做作扭捏,

假想了和闺蜜之间一个个不曾发生的隔阂,

用上课的时间观察了全班每个同学的神态变化,

把别人的玩笑当成事实一度动过整容垫鼻梁开眼角的念头.


原来你为了这么多不值得的人不值得的事伤过神.


却没有时间闲下来好好和妈妈说一句"我吃饱了,您自己吃吧."

没有礼貌地告诉男生"谢谢你喜欢我."

没有体贴朋友的难过,

没有珍惜老人亲手为你缝制的毛衣.


你亲手推开了真正关心你在乎你的人,

把身体里那个最不堪最暴躁最凶恶的自己给了心疼你爱护你的人,

你又臆想着把最美好的自己给谁谁谁看,

岂料那人根本就不曾用正眼看过你.


这真是生命中最可笑的错过.

你以为你自己知道了许多,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羡慕别人的好人缘,

却不知道他也曾一个人孤独的坐在一边看着你和朋友们谈天说地;

你羡慕别人的自由洒脱,

却不知道那人正渴望拥有你的优异成绩;

你觉得那个女孩子的眼睛长得好看,

却不知道她正为了黑眼圈羡慕着你的好皮肤.


你瞧你一直到现在都还在为了那种琐事浪费感情,

你懊恼着怎样挽回那个善良的男孩,

怎样安慰那是考砸的闺蜜,

怎样收回那句潦草的玩笑,

怎样要回那件红色的毛衣.


但是怎么可以回到从前呢,

怎么可能回到从前呢?

男孩被你伤过的心告诉他不会再来找你第二次,

闺蜜被你当时自我的表现伤害之后再也不会有原先的推心置腹,

右手受伤的男生会因为你变得更加自卑不敢抬起头来,

那件毛衣早就被姥姥拆散,

变成了一大堆乱糟糟的线团.


回不去了呀,

你又在懊恼着什么呢?



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今天谁失去了谁,

谁又得到了谁.

你不知道每天和你擦肩而过的人当中谁喜欢你很久却不敢表白,

谁又在背后说了你的坏话却笑脸相对,

你不知道你的父母今天在外面为了你打拼冲多少人奉承了笑脸,

你不知道有人正在某个角落肆意夸大着你的缺陷,

你不知道你说完这句话的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你不知道明天会有着怎样的太阳和怎样的月亮.


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甚至连今天晚上的作业是什么都不太清楚,

因为你一直在这里写着这篇乱七八糟的关于"你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的文章,写到激动的时候还往嘴里塞了两颗巨大的草莓.


如果做不到以滕蔓柔软的姿态面对世界,

做不到以雨花石坚毅的姿态面对世界,

以向日葵阳光的姿态面对世界,

起码要做到像比目鱼一样简单,

独角兽一样坚强.


那些被你伤害过的人曾经都是真正爱过你的人,

既然你身体中的一个自己已经伤害了他们,

那么请用另一个自己去尽力的将他们挽回吧.


在这个庞大的世界上,

你所能知道的事情简直渺小得微不足道,

幸运的是你知道了你应该去爱的人,

知道了你所亏欠的人,

知道了你应该善待的人.


那些被你愚蠢的"不知道"

所忽视的种种,

一旦你幡然醒悟就该去用尽全力弥补.


毕竟你不知道你的不知道到底会伤害多少爱着你,

而你潜意识里也爱着的人.

cr不明


我喜欢你 你知道吗 哦你不知道 没关系我也不知道


评论